地上行者。

很忙,在睡楚子航。

直视爱情

#盲狙全国卷2
#恺楚
#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做,敢当。

    时间在倒退。

    阳光在七彩的玻璃中装扮一番后,迫不及待闯入静谧和谐的教堂。圣经的书页上,神父的衣袍上,两套相称的白色西装上,金发和黑发上,都缀满了上帝的祝福。红色钻戒在一旁银制托盘的丝绒上静候着,侧耳聆听冗长的颂词后两句笃定又深情的——“我愿意”。

    时间在倒退。

    学生会与狮心会长久对立以来,在安珀馆举办的首次联谊舞会于年末如约而至。汹涌的暗流从未消失,只是潜藏进了起伏跌宕的奏曲中,藏匿在了往来旋转的舞步里。
    当楚子航被恺撒找到时,正躲在角落里就着鲜榨的草莓汁优雅地解决完第三份巧克力慕斯。即使有蛋糕的甜味作掩护,隔着半张桌子,楚子航仍然闻到了恺撒身上的葡萄酒味,他侧过头看向他的恋人,刚想开口询问,眼前的景物就一阵倒转——他被恺撒打横抱起。在楚子航当机的几秒内,空气开始流动,音乐戛然而止,顶上的激光灯凝视过来,惊讶的抽气声压抑着消散在空气中。意大利人正和他一同处于舞池正中,几绺金发蹭在他耳边,有力的心跳声和微醺的酒气一同落在他唇上。

    “这是我的恋人,楚子航。”

    时间在倒退。

    刀刃贴着金发和脖颈,将恺撒抵在墙上,狄克推多被他拎在手里,在逼仄的局面中毫无战意。湛蓝的海洋注视着楚子航,将金色的狮子放进来审视他未来的领土。

    “我不会收回我说的任何一句话,如果你质疑我的诚意,我不介意再向你重复一遍。”

    “楚子航,我确信我已经爱上你了。”

    时间在倒退。

    战争结束了。恺撒睁开眼时,脑中只留下这一个念头,他想要起身确认今年“自由一日”结果,却动弹不得。弗里嘉针剂的效用还没有得到充分的发挥,楚子航闭着眼枕在他小臂上,像个无害的普通中国大学生。

    黄金瞳挣扎着打开,茫然和疑惑使其中蕴藏的威压都柔和了一些。明亮的光不再锐利,恰好合适驱散常年围绕在楚子航身边孤独的雨幕。楚子航抬头,撞上一对直直凝视着他的冰蓝色的眼瞳,他下意识皱了皱眉,但考虑到脖子下的对方的手臂,选择原谅这次“冒犯”。

    恺撒也没有理会楚子航对他视线皱眉的“冒犯”。他刚刚在想,屠完龙后在中国定居下来,和楚子航一起,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时间停止了,热烈的情感在对视中迸发,领着他们向未来奔去。

评论(2)
热度(43)

© 地上行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