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行者。

很忙,在睡楚子航。

恺楚的动作练习(二)

6.尝试一下亲吻喜欢的人吧。
    楚子航第一次主动吻恺撒是在个沉闷的夜晚。空气粘稠湿热,浓云低沉,阴霾挡住了星星和月亮,连带着两个人的心情都浮躁起来。

    不同文化背景下的思维差异,性格棱角针锋相对的部分,以及楚子航习惯性的孤独与疏离感,在新生关系的磨合中被碾成火药粉末,逐渐堆积。

    而现在,它们偶遇了最易燃的天气。

    “我认为我们有必要心平气和地谈一谈。”楚子航停下步子,转身率先打破了刚才争吵后的沉寂。“但在那之前…”

    柔顺的黑发发尖扫过了恺撒的侧脸,熟悉的檀香味伴随唇上的湿热感一同贴近。

    恺撒下意识展开了镰鼬的领域,空气几乎是同时躁动起来,骤然加快的心跳和呼吸被凌乱的气流切割得七零八落。他听见风撞碎了一个不曾宣于口的秘密,载上喜悦咆哮着席卷了他的世界。

    ——楚子航低语的尾音藏身于雨水拥抱大地的回响中。

    “…我爱你。”

——

9.给自己梳理发型?
    楚子航半倚在恺撒怀里,亮金的猫瞳在白炽灯的刺激下慵懒地半阖着,从中漏出的视线闲适地游走在膝上的书页之间。整个房间不由随之沉静下来,只剩下吹风机的嗡鸣打扰着恬静的空气。

    经过多次的尝试与改进,楚大爷终于对号称加图索家祖传的吹毛技术给予了满意的评价。气流在镰鼬的引导下顺从地绕过埋藏在发间的猫耳,掀起几绺的碎发,露出小片光洁的额头。

    想吻他。

    恺撒低下头,头顶上的毛巾恰好遮住两人的脸,双唇在黑暗里贴上眉心,顺着鼻梁往下摸索着鼻尖。隐隐约约的一丝抽气声混进吹风机孤独的响声里,楚子航抬手挥散了那个不和谐的间奏,勾住恺撒的脖子朝自己的方向压去。

    “我记得我警告过你,不要随便碰猫科动物的鼻尖。”

    楚子航正襟危坐,视线极其无辜地从恺撒留着两排带有血迹牙印的鼻翼上扫过,平淡的语气将幸灾乐祸的味道严严实实地裹起来。

    “可我想吻你,这也是我的本能。”

——
国际接吻日,就…就放个存稿吧。
没后续了。

评论
热度(41)

© 地上行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