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行者。

很忙,在睡楚子航。

爬墙没爬出去,还活着,快高考比较忙,改个沙雕图娱乐一下自己。
——
    楚子航的睡眠一直都很浅,大部分细微的动静都会使他从深度睡眠的状态中脱离,直到他习惯了时不时会搭上腰的胳膊和沿着床单褶皱蹭到他脖颈的金色长发,情况才有所好转。
    可尼伯龙根一行将所有的习惯都清零了。闭上眼是夹杂着痛苦低吟的瓢泼大雨,他挥动刀身机械地执行着唯一可行的动作——斩杀,直到从梦中惊醒。
    楚子航猛地从床上起身,恺撒的呼吸声随着雨幕的褪去清晰起来,他攥了攥掌心的一缕金发,俯下身自言自语般轻声向被打扰了睡眠的意大利人询问:“我对你有多重要?”
    ……尼伯龙根具有沟通梦境和现实的能力,刚才那场雨肯定下进他脑子里了。
    楚子航重新平躺回床上,闭眼准备进入下一轮的睡眠。身侧的凹陷沉了沉,恺撒迷迷糊糊凑到他旁边,顺带得寸进尺地搭上了一条腿,半梦半醒地将对楚子航刚才问题地回答吻到耳畔。
    “——就像是上帝赐给龙的宝藏。”

    巨龙在静谧的夜晚枕着宝藏做了个美梦。
    恺撒则拥着楚子航一同再度入睡,两人一夜好眠。

评论(7)
热度(251)

© 地上行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