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行者。

很忙,在睡楚子航。

接原著私设无脑小甜饼,委屈死了赶紧奶自己一口……
——

    楚子航被从房车里捞出到送回学院用了两天。其间龙血对氯胺酮的分解速率成倍上升,剂量上升到每八小时注射一次,才能将他的行动限制在可控范围之内。

    直升机到达卡塞尔大门时,楚子航恰好处于注射的间隔期——或者说,有一种念头牵引着他在预测的时间前醒来,并保持着清醒的状态。

    恺撒从接到楚子航被安全回收的消息开始就等在了校门口,校工部将直升机内医疗设备的数据源源不断地传到个人终端,他得作出一个选择——

    “我想和他单独谈谈。”年轻的加图索家主中文水平虽然了得,却也没具体学习过以权谋私这一成语书写时需要低调一些,理直气壮地刷开了医疗间的加固过的铁门。

    楚子航在等他。

    经历了尼伯龙根内的恶战,近期又仅靠葡萄糖维持基本营养,楚子航明显地消瘦了。恺撒走过去,下意识想给他一个足以驱散雨幕带来的寒气的拥抱,伸出的手却僵硬地在空中拐了个弯,夹起了一管试剂。“如果你继续这样……”冰蓝色的眼眸锐利地审视过管中的液体,“我想你将失去作为一个合格对手的资格。”

——

    楚子航昨晚拒绝了第一剂氯胺酮的注射,现在护士半是犹豫半是警惕地带来了今天配给的第二剂:“需要注射吗?”

    “不需要。”楚子航半阖着眼靠在床头,对周遭环境长时间的过份警惕使他头疼欲裂,“但是我现在状态不太稳定,麻烦你转告一下躲在窗内的那位金发的先生。”

    “我需要一个拥抱。”

评论(8)
热度(182)

© 地上行者。 | Powered by LOFTER